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洋洋的博客

让幸福、快乐伴随家人和朋友们的一生

 
 
 

日志

 
 

返乡散记之四十四:情真意浓水乡人 (上)【原创】  

2016-04-14 14:14:25|  分类: 返乡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来也怪有意思,当年,我告别家乡的亲人,只身一人来到水乡。感谢天赐良缘,四十年前与老家在水乡的馨平结为伉俪,让原本在水乡无亲无故的我,除了结交了那么多同事、朋友,一下子又有了众多的亲人。
        自打二十四年前,我俩调回北京,至今先后四次返回水乡。说真的,我们虽然人在繁华的京城,但心里依然在深深地思念着水乡小城的一切,那虽没有高楼大厦但很清静的小街、烟波浩渺的三河与片片湖荡、河边那一望无际的柳林和苇荡······,这一幅幅画面还常常像过电影似的在我脑海里回放。然而,更让我俩魂牵梦绕的是水乡的亲人及昔日的同事和好友。
        去年秋日,当我们回到家乡后,自然按捺不住浓浓的水乡情结,又匆匆踏上了去水乡金湖的旅程。离别水乡二十多年,那儿的一切变化虽然很大,好在距上次返回水乡仅相隔一年,我谢绝了大表弟来接站的好意,从车站直接乘公交车进了城。刚下车,一眼就瞧见了路边的一家烧烤店,那不正是馨平小表弟晓红的店铺吗?晓红见到我俩,高兴地迎上来:“全家人都在饭店候着你们呢!”小表弟接过我们的行李,领着我俩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家饭店,进得包间,嗬,只见,老老少少一桌子人都在眼巴巴等着我们呢。
       席间满满的都是欢乐,当馨平在水乡最后一位老长辈,年近八旬又患有老年痴呆的小舅妈呵呵笑着,举杯说了句:干杯!表弟妹们都乐了,这可是老人家好多天来说的最开心的一句话啊!
       当晚,我们就住在大表弟家,从南京特地赶回家的表弟爱人已十多年没见了,我们姐弟两家人在一块聊了很久很久。夜深了,我俩依然毫无睡意,当年与水乡亲人们在一起的件件往事又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四十多年前,馨平从京城回老家插队,就住在大表弟家,姐弟俩犹如亲姐弟一般。后来,我与馨平相恋,我也成了大表弟家的常客。我们三人同一天在党旗下宣誓,三人同是镇团委的成员,我是团委书记,他俩是委员。然而,大表弟是镇上的民兵营长,馨平是民兵排长,而我只是馨平手下的一名小兵。那次,民兵干部在城郊部队农场集训,我跌跌撞撞地骑着自行车,走夜路,送馨平去报到。那夜,我和大表弟挤在一个被窝里,兴奋地聊了很久。集训时,大表弟与馨平肩并肩,匍匐前进,鼓励有点紧张的馨平亲手拉响真正的炸药包,炸毁“敌人”的碉堡,这件事至今忆来还是那么刺激。
        说来也很有趣,我曾担任校长的那所小学,就在馨平的二舅、小舅、大姨的家门口,馨平的那帮表弟、表妹们当时还小,几乎都是我的学生,最好笑的就是小表弟晓红,那年,没到上学年龄,被招生老师拒之门外,可爱的小表弟在几位哥哥姐姐的撺掇下,竟整日抱着我的大腿苦苦哀求:“大姐夫,我要上学!”弄得我哭笑不得,最终,只得开了后门点头收了他。如今,四十年过去了,小表弟的儿子已上了大学,小表弟也成了烧烤店的小老板,但一想起小表弟当年充满稚气的表情,我依然忍俊不禁!
       馨平在水乡的叔叔、姑姑、舅舅、舅妈和姨等亲戚,都是老实厚道的农民,尤其是住在城东九里村的二叔、三叔,家里还是破旧的草房,生活困窘。在水乡的那些年,馨平的那些亲戚家,自然也成了我的家,逢年过节,我和馨平都是这些亲戚家的座上宾,去了这家去那家,当然,还忘不了,买些糕点去探望乡下的叔叔。在这儿,我和馨平又流着泪,给馨平逝去的奶奶送行。她奶奶原本一直和馨平的家人生活在北京,馨平是老人家一手带大的长孙女,年过八旬的老人一心想着叶落归根,闹着要回老家,我和馨平几乎每逢星期天都去乡下看望奶奶。最终,老人的骨灰如愿葬在了她日夜眷念的水乡。还记得,在十五年前,第二次返回水乡探亲时,大表弟的父亲已去世,他母亲拉着馨平的手,流着眼泪说:“下次,你们再回来,可能就见不着你二舅妈了。”没想到,这话真是一语成谶,次年,馨平的二舅妈便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待到这次返回水乡之前,馨平在老家的长辈们都先后去世,只有小舅妈还在。平日已不太认识人的小舅妈见了馨平,笑的合不拢嘴,馨平含着热泪,给老人家送上我们的一点心意,祝愿她健康长寿。
        那几日,表弟表妹们轮着请我俩赴宴,尝遍了水乡的美食。饭后,或陪着我们欣赏水乡的秋色,或聚在一起畅叙旧情、聊天打牌。看着当年自己亲手教过的弟弟妹妹们,如今皆事业有成,有了出息,还当上了爷爷、奶奶,不少第二代都是大学生;二叔、三叔家也已拆迁,他们的后代都住进了宽敞的新楼房。我俩打心眼里为他们高兴。
        又到告别水乡亲人的时刻了,二表弟开着车送我们去车站,大表弟递上给我们捎回去的大闸蟹、柴鸡蛋等水乡特产,表弟、表妹们骑着电动车,爱跑步的二妹夫干脆跑步到车站,一大家子人都来为我俩送行。馨平眼角噙着泪花,拉着弟妹们的手,轻声地与他们说着话。汽车开动了,远远地看到,水乡的亲人们还在满脸笑容地挥着手:姐姐、姐夫,有空常来啊!······
       
返乡散记之四十四:情意浓浓水乡人 (上)【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馨平与表弟妹们在一起
返乡散记之四十四:情意浓浓水乡人 (上)【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馨平给老家唯一的长辈小舅妈敬酒
返乡散记之四十四:情意浓浓水乡人 (上)【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情意浓浓一家亲 
返乡散记之四十四:情意浓浓水乡人 (上)【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小表弟的烧烤店
返乡散记之四十四:情意浓浓水乡人 (上)【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热情的大表弟与二表妹,大表弟是我俩返回水乡日程安排的总策划,二表妹当年还帮我俩带过孩子。
返乡散记之四十四:情真意浓水乡人 (上)【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馨平与表弟、表妹们聊天
返乡散记之四十四:情真意浓水乡人 (上)【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兴致勃勃地玩起掼蛋,面对我镜头的就是那抱着我大腿,闹着要上学的最小的表弟晓红。
返乡散记之四十四:情真意浓水乡人 (上)【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大姨家的惠玉表妹和她医学院毕业当医生的女儿、女婿






  评论这张
 
阅读(1440)| 评论(12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