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洋洋的博客

让幸福、快乐伴随家人和朋友们的一生

 
 
 

日志

 
 

返乡散记之二十一:画坛奇葩说“八怪” 【原创】  

2015-09-20 21:18:30|  分类: 返乡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条弯弯的驼岭巷,竟如此神奇,它不单养育出一株古槐,谱就了一段“南柯一梦”的千古传奇,还凭着古槐西侧的一座古刹,引来一群画坛怪杰,造就了活跃于清代画坛的一朵奇葩:“扬州八怪”。
       说来也巧,那年,在京城召开的全国文化古城研讨会上,邂逅了来自家乡、同校毕业的师兄王先生,他的身份便是扬州八怪纪念馆馆长。师兄盛情相邀,回家乡,定去他那儿做客。自此,每次返乡,我的身影总会出现在扬州八怪纪念馆的庭院之中。
        从南柯古槐向西,一座古朴的门楼上,由当代著名学者江树峰书写的“扬州八怪纪念馆”匾额映入眼帘。跨进高高的门坎,一座木制屏风遮挡了视野,朱漆金字刻着《扬州八怪歌》,作为游览序言,别具一格。其背面则刻有郑燮 “歌吹古扬州”几个 烫金大字。
       进得馆内,只见通道两侧横斜摆放着数方巨型印石,以阴阳文刻制的朱红色印章,散落了一地的金石味道。用现代的艺术表现形式彰显“八怪”的制印精品,让人眼前一亮。东西廊坊的正面和背面墙壁上,精选八怪书画传世作品数十幅。镌刻、墨拓的版本用玻璃木框镶嵌,展示着书与画的灵魂。那八怪领军人物郑板桥书“吃亏是福”、“难得糊涂”特别眼熟,其注:“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着,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蕴含如此睿智的处事哲学,至今发人深省。那幅《板桥润格》,“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两百年前的明码标价,让人对板桥当年超前的商品意识刮目相看。此外,罗聘的《冰壶秋月》、李鱓的《诗书敦宿好,园林无俗情》、高翔的《扬州即景图》等诸多书画作品也值得人们放缓脚步,一一静观细品。竹的挺拔,兰的幽雅,梅的冷艳,荷的清丽,一叶一花皆显得风雅无限。
        迎面的纪念馆,原为西方寺大雄宝殿,始建于隋朝,后历尽兵火,屡毁屡建。现存大殿建于明代,是珍贵的楠木建筑。抬头仰望这座建筑,梁柱粗壮,横梁套叠,梁架全部裸露建造,大殿四角的椽子成辐射状排列,甚为奇特。大殿左右两幅抱柱楹联,一副为郑板桥书六分半书体:“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一副金农书漆书:“三千余岁上下古,八十一家文字奇。”两位方家书法,同列于柱,既各具神韵,又相得益彰。
        陈列厅内,一座大型群雕“风流雅集”带你穿越古今,他们有的凝神静思,有的捻笔作画,有的俯首品茗,有的拱手作揖。四周翠竹环绕,呈现出“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意境。此间寄寓着一群布衣画家,品清节高,人称“八怪”,其实,这个画坛怪杰群体并非仅有八人,他们乃以金农、郑燮、李方膺、李鱓、黄慎、高翔、汪士慎、罗聘为代表,还有高凤翰、华嵒、边寿民、李葂、陈撰、闵贞、杨法共十五位清康乾时代书画家。他们在世时,离经叛道,被本正源清的宫廷画派讥讽,却别开生面,独树新风。他们活跃于扬州画坛百年,形成一股强势的艺术流派,而今以“清代扬州画派” 命名。一条尺幅长长的画作“风流怪杰图” 也吸引游客的眼球,它是当代扬州画家王野翔潜心创作的作品,其笔墨精湛。画中八怪动作、神情、举止流露出“敢将笔墨貌先民”的气质与襟怀,真是“百年大布衣,长生气不死。”。
        大殿东,有砖石小径,通往“保大经幢”一景,经幢为青色石料,六角造型,只道寻常物,却是满目沧桑。据考证是公元946年南唐李景时期所刻,内容为佛学真言,现存百字,楷中寓行,点划生动。走过“竹泉幽径”,路过“莲池映月”,看到“鹤池窥冰”,一扇门、一泓水,一方石,一片竹,让人不由不感叹,逼仄的小院亦能生出万千气象。
        院内高台上,满树琼花正在盛开。还记得,一年深秋时节,满城琼花皆谢,唯独此株琼花尚存一朵盛开的琼花,让我与京城来的好友们喜出望外,揣摩着这株琼花是否也藏着八怪的灵气。
        在大殿西北角有一小院落,为金农寄居室,八怪重要人物金农70岁始在此寓居,7年后客死此处。在此他卖画为生,画佛写经自娱,与鹤为伴,青灯古佛,妄念皆绝。收下罗聘、项均为徒后,相互切磋,佳作连连,留下一段佳话。前后两进,门对面辟有一方茶室,前进三间为念佛堂,迎面挂着一幅《设色佛像》,是他74岁的画作,神圣的佛在他笔下却显现出世俗的亲和力,展现了金农的创作基调。后进三间东为卧室、中为客厅,西为画室。客厅中央是金农自画像,他仰起头,柱着一根细细竹杖,穿着一双红鞋,举止怪诞。两边联语为“恶衣恶食诗更好,非佛非仙人出奇。”此联既是他赠与好友汪士慎,赞其人奇、诗好的诗作,也是金农自诩之语。字形笔画一如漆匠以扁刷刷抹出来,独具个性色彩。
        走出小小的院落,西画廊中展示的一件件扬州当代名家诗、文、书、画、印作品,宛然是八怪衣钵得以传承的最佳注释。前些时,得知,幼时的同窗挚友,被家乡人誉为扬州画坛奇人的王加仁先生在八怪纪念馆举办个人画展,心中不由感慨,加仁兄自小家境贫寒,小学毕业就辍学在家,如今,经历了半个世纪含辛茹苦的奋斗,成就斐然,这其中,不正是扬州八怪前辈们的风骨神韵在他身上的最好体现吗?

返乡散记之二十一:画坛奇葩说“八怪”   【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返乡散记之二十一:画坛奇葩说“八怪”   【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纪念馆陈列厅(楠木大殿)
返乡散记之二十一:画坛奇葩说“八怪”   【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扬州八怪群雕

 
返乡散记之二十一:画坛奇葩说“八怪”   【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金农寄居室
返乡散记之二十一:画坛奇葩说“八怪”   【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庭院小景


 
   
  评论这张
 
阅读(1991)| 评论(9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