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洋洋的博客

让幸福、快乐伴随家人和朋友们的一生

 
 
 

日志

 
 

送往天国的思念之二:长街泣跪送奶奶 【原创】  

2015-04-06 12:18:51|  分类: 送往天国的思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送往天国的思念之二:长街泣跪送奶奶     【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爷爷去世后,由于无法送爷爷去祖坟所在地海州安葬,主事的奶奶,做主将爷爷的遗体火化了,六十五年前,正是木葬盛行之时,这事骤然在家中激起了轩然大波,也让奶奶经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我爷爷大房所生的几个姑姑,在目睹了爷爷火化的惨烈场面后,都在奶奶面前着实大闹了一场,并声言,待奶奶过世,也不得木葬!大病初愈的父亲也为此痛不欲生。
       爷爷去世后,奶奶肩上的担子陡然变得沉重起来。
       奶奶在她十七岁那年,作为补房,嫁给了年已四十一岁的爷爷,也算是典型的老夫少妻了吧。我的大奶奶所生大姑、二姑,岁数都比奶奶还大。奶奶叫啥名字没听老辈人说过,只知道娘家姓胡,奶奶去世后,墓碑上刻的名字称她为胡氏。旧时代,女人出嫁后,随夫姓,这是规矩。
       爷爷去世时,我最小的姑姑尚未成人,原本在旧军队为官的大姑爷一家也离开扬州,不知所终。父亲因风湿筋骨病躺了三年,也失去了工作,原本供养奶奶一家的生活来源都断了,不久,我的六姑也因难产而不幸去世,让奶奶一家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无奈之下,奶奶做出了分家的决定。

奶奶家住在临近运河不远的一条名为“小巴总门“的巷子里,巷子仅一人多宽,是个死巷子。分家以后,我和哥哥、姐姐仍然常去奶奶家玩。在奶奶心目中,她最喜欢的自然是长孙,即我的哥哥,爷爷死后,并没给奶奶留下什么家产,后来,父亲奇迹般地又站了起来,靠着母亲跑码头,支撑着一家杂货店,维持着全家的生活。但我的父母并未因分家而与生活日益拮据的奶奶疏远,仍坚持经常接济奶奶一家,还买了康乐棋,支在我家杂货店的路边,让奶奶看着,挣点钱,贴补家用。后来,叔叔、姑妈都长大成人了,叔叔成为了一名小职员。到了五十年代中期,七姑又嫁给了部队的一名连级干部,工资挺高的,自此,奶奶才过上了儿孙满堂、丰衣足食的好日子。然而,好日子没过几年,大约是一九六二年的一天晚上,奶奶突然说肚子疼,疼得满床打滚,七姑派人来叫我们,当时,我哥已远在山东崂山当兵,我和父母亲忙赶到奶奶家中。只见奶奶一边呻吟一边叫着我哥的小名,流着眼泪,大声哭叫着:“奶奶恐怕这辈子见不着你了。”我们找了辆手推车,将奶奶扶上藤椅,抬上推车,送到当时扬州条件最好的苏北人民医院。在医院的门诊大厅里,值班医生用听筒听了听,也没说出什么所以然,就让我们赶紧将奶奶送回家。这时,奶奶好像肚子也不怎么疼了,但当我们推着她走到甘泉路小东门桥附近时,奶奶要坐起来吐痰。父亲把奶奶扶起来,奶奶便不行了,只往外出气。夜色深沉的古城大街上,此刻万籁俱寂,已不见行人的踪影,只有我父母和我的撕心裂肺的哭泣声,打破了这黑夜的宁静。父亲让我当街跪在奶奶面前,我使劲哭叫着:奶奶,你醒醒,别走!但奶奶已不能说话了。奶奶还是离我们而去了,享年仅有六十七周岁。如今想来,奶奶那时可能是心绞痛急性发作,搁在今天,叫个救护车,说不定就能抢救过来了。奶奶去世后,安葬在扬州城北的蜀岗之上,紧邻着古刹大明寺,俯瞰着风光秀丽的瘦西湖。每年的清明时节,她的儿孙们都会来到他坟前,摆上供品,烧一堆纸钱,寄托我们后辈对她的思念。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4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