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洋洋的博客

让幸福、快乐伴随家人和朋友们的一生

 
 
 

日志

 
 

姥姥话当年之五:重返老家当菜农 【原创】  

2015-01-29 19:43:42|  分类: 姥姥话当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六八年冬,老人家发出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同学们都忙着准备行装,去山西插队。在家“逍遥”了两年多的我,自然不甘落后,也报了名。但母亲却从中插了一杠子,劝我别去山西,还是回老家吧,那儿亲戚多,有个照应。

        同学们出发的日子临近了,妈妈就是不给我准备下乡的行李,学校老师也劝我,还是回乡投亲靠友好。我没辙了,只有遵从了妈妈的心愿,同学们出发那天,我到火车站去送她们,同学的父母拉着自己孩子的手,抹着眼泪,难舍难分。

       同学们都走了,我也该走了。那日,天上飘着雪花,妈妈拎着箱子,送我去车站。我孤身一人坐着火车,踏上了重返家乡的旅程,想着昔日同学们的张张笑脸,自己心中不由涌起一阵阵惆怅。

       车到南京,老家的二舅来接我,又辗转过江,乘车回到了离别十二年的苏北老家。二舅、二舅妈等老家人,见了我这个当年爱吃带泥萝卜的乡下小丫头,如今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欢喜的不行。二舅妈拉着我的手说:“就和我睡一个屋吧,舅妈喜欢你。”

       回到老家正是隆冬季节,然而,老家人的贫穷还是让我吃惊。晚上,我与二舅妈睡一张床,说是床,其实就是在简陋的木架子上,网上几根麻绳,上面铺上一张芦席,连个床单和棉褥子都没有。那一夜,冻得我呀,浑身冰凉,一宿都没闭眼。

       我二舅是生产队长,二舅妈心疼我,对二舅说:“让孩子少干点活,工分少记一点也没事,别给孩子累坏了。”

       回到老家第二天,我就跟着生产队的社员一块儿下地干活了。二舅那个生产队是蔬菜队,农活儿可忙了。每天,天还没亮,就得起身,摸黑下地,顶着寒风挑土、积肥、铲菜。天转暖了,农活就更多了,割韭菜,摘下豆角、西红柿、黄瓜等各种蔬菜,然后挑着送去集镇的菜店。忙完早上这些活儿,肚子已饿得咕咕叫了,匆匆回家吃早饭,又下地锄草、施肥、浇水,一直干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才能回家,扒上几口饭,下午又得接着干活了,有时要干到晚上九、十点钟,方能收工吃晚饭。

       刚开始一段日子,自己也觉得累啊,一天农活干下来,腰酸腿疼,但我也是个脾气很倔强的女孩,二舅妈越是不让我干重活,我越抢着干。几个月下来,我也能和那些大劳力一样,挑起一百多斤的送菜担子,快步如飞地一口气送进镇上菜店里。

       我那时,上进心特强,队里有个学毛著积极分子传芬大姐,我每天也学着她,半夜就悄悄下了床与她一块儿下田,干起农活,这是做好事,是不记工分的。上工休息时,我在地头给社员们经常唱个歌,跳个舞什么的,晚上我还在生产队的公房里,给社员们念毛主席的“老三篇”。社员们都喜欢我这个从北京来的不娇气、能吃苦的姑娘。后来,镇上选学毛著积极分子,社员们都举手选了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镇上知道蔬菜队有这么一个讲着一口北京话,又会唱又会跳的下乡知青,就将我抽到了镇宣传队,每天不是排练,就是到各个生产队田边地头演出。一年下来,靠自己的汗水,工分收入也只能有一、二百元,我一分也舍不得花,全部交给了二舅妈。

      回到老家插队当菜农那段日子,虽辛苦,但比起那两年在家“逍遥”的日子,还是充实了许多。不久,我又被选拔当上了老师,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在苏北老家,我从插队,到最终调回北京,前后二十四年,从十七岁的花季少女,直到不惑之年,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这个我打小就亲近过的家乡故园!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1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