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洋洋的博客

让幸福、快乐伴随家人和朋友们的一生

 
 
 

日志

 
 

小巷旧事之左邻右舍的爱恨情仇(2)【原创】  

2015-01-17 17:20:18|  分类: 小巷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巷旧事之左邻右舍的爱恨情仇(2)【原创】 - 喜洋洋 - 喜洋洋的博客        

         与张先生同在一个屋檐下,在堂屋东侧房间居住的一家是母子俩。

        那母亲是个单身的中年女子,比我母亲小几岁。生得白白净净,富富态态,一看就是个殷实人家的闺秀。女人的脖子上总挂着一条十字架项链,表明她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与她相依为命的是儿子秋阳,比我略小一、二岁,是我小时候最好的伙伴,性格爱好都与我相仿,不爱多言语,成天就爱捧着本书。

      那时,我放学之后,常常到秋阳家串门,除了看世椿画画外,大部分时间则和秋阳在一起谈笑、读书。秋阳与他母亲住在一起,房间内的显眼处挂着一个木制耶稣受难的十字架,墙上贴着圣母玛利亚的画像,房间内飘着一股特殊的幽香,我想,过去大家闺秀的房内是不是都是这种味道。

      我母亲与秋阳妈妈一样,一直没有工作,因而,我母亲就成了秋阳妈妈的好姐妹,没事时,就抱着小弟,到她家东家长,西家短地闲聊。

      在我小小的心灵里,也常常暗自思量,秋阳为什么没有父亲?他妈妈为啥成了单身女人?后来母亲悄悄地告诉我,秋阳父亲原来是一名国民党军医,一九四九年初,解放军快进扬州城了,那时,秋阳刚落地没几天,一日,他那军医父亲推门回来,匆匆与秋阳母子告别,父亲含着泪,亲了亲襁褓中的儿子,便匆匆离去了,自此,便杳无音讯,后来据说是随部队去了台湾。

      在秋阳幼小的心中,就没有父亲的任何印象,秋阳妈妈则一直顶着个国民党军医老婆的头衔,多年未再改嫁。靠着手中原先的一点积蓄,含辛茹苦,将秋阳一天天养大。但生活的艰辛还是让这个单身女人感到孤独和无助。

       大概在秋阳十四、五岁光景,秋阳妈妈毅然作出了一个让邻居们颇为吃惊的举动,去报社登了个与那军医脱离夫妻关系的启示,与失联了十几年的前夫决然离异。不久,她便嫁给了一个大她十来岁的男人,那男人是扬州某厂的工人,根正苗红,为人厚道,就是老实木纳,长相欠佳。对他来说,能娶到这样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自然心满意足,对秋阳妈更是体贴入微,薪水全缴,家务全包,没多久,秋阳妈妈的肚子渐渐隆起,怀胎十月,又生下一女孩,取名春阳。老来得女,那男人更是心花怒放,整天满脸堆笑,忙前忙后地侍候秋阳妈妈的月子。

       秋阳妈妈就这样从一个国民党军医老婆,变成了一名工人的妻子,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十年动乱开始后,竟因此而免了许多皮肉之苦,看看邻居中好几家丈夫或被镇压、或随国民党军队逃往台湾的单身女人,皆遭到红卫兵们抄家、批斗,大字报贴满家中四壁的境遇,她倒暗暗庆幸,多亏了这男人,让自己逃脱了这场厄运。

      而我发现秋阳与继父,感情一直十分淡漠,从没听他叫过一声爸爸。他心中是不是还惦记着自己生死不明的父亲?他对自己的生父是爱,还是恨?秋阳作为国民党军医的儿子,那些年,生活也很坎坷,连高中都没考上,就辍学在家,后来在街道小厂找了个薪水很低的工作。

       十多年前,听老家的大弟说,秋阳妈妈夫妇都相继病故了,秋阳和春阳这俩个同母异父的兄妹不久也搬出了那个旧宅,如今,身居何处,就不得而知了。

       我想,如若秋阳小弟那失去音讯六十多年的生身父亲还在世的话,他的心应能感应到,海峡的那一边,在古城扬州,还有自己的亲生骨肉在苦苦地盼着他的归来!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77)| 评论(2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